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大泼猴第两百三十三章妖王的算盘

2019年11月19日 栏目:体育

大泼猴 第两百三十三章:妖王的算盘玉鼎的房间里,猴子捂着脸呆呆地坐着。他的脑海里反复反复地回荡着风铃刚刚的话,那种感觉,如同一桶冰

大泼猴 第两百三十三章:妖王的算盘

玉鼎的房间里,猴子捂着脸呆呆地坐着。

他的脑海里反复反复地回荡着风铃刚刚的话,那种感觉,如同一桶冰水从头浇灌。

“我到底,在干什么?”缓缓松开手,他一脸的迷茫。

房内的气氛变得比压抑,半响,那两个妖怪工匠终于受不了了,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溜开。

又坐了一会,玉鼎真人也受不了了,他兢兢战战地站起来,轻声道:“我,我出去透透气,你自便。”

“给我坐下!”

玉鼎一惊,整个扑通一声坐回椅子上,再也不敢开口说话了。

许久,猴子的眼睛朝着玉鼎扫了过去,悠悠地说道:“刚刚玉鼎兄你跟我说什么来着?威胁我是吧?”

“我只是说笑的,说笑,哈哈哈哈,你要干什么?住手――!”

……

一个时辰后,花果山东面山坡草坪上,躺坐在草地上的玉鼎真人端着酒碗与猴子碰了一下,一饮而尽,长长舒了一口气道:“我真是说笑的。”

“是不是说笑的有那么重要吗?”猴子枕着手臂白了玉鼎真人一眼,支起身子也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抹了把嘴,将手里的碗一起狠狠地抛了出去。

这一抛力度极大,那碗如同一颗流星一般直接被甩到东海去了。

玉鼎盘起腿来,捋开衣袖,躬身坐了起来随手又变了一个碗放到猴子面前,满上。

“老实说,你们这花果山的酒酿得不好,质量不稳定。上次的那批还不错,这批就凑合了。”

“有得喝你就偷笑了。谁跟你说这酒是我们自己酿的?”

玉鼎真人低头抿了一口,那酒都滴到胡子上了。

“不是吗?”

“都是抢来的。老子哪有多余的人手酿酒?上次打广目天王还弄了一批天庭的上等货。被我藏起来了,本来打算留着庆功用,回头让他们给你送一坛过来。”

“也对。”玉鼎真人默默点了点头,又抿了一口道:“这是妖怪窝。抢东西才是正常的。你们什么都自己弄。害我以为酒都是自己酿的了。”

猴子手撑着地缓缓坐了起来,吧唧着嘴问道:“玉鼎兄啊。那个,杨婵,以前谈过恋爱没有?”

“你问这个干吗?大战将起你这当大王的问这个合适吗?”

“南天门这才刚开始准备,我都准备多久了。能比?”猴子摆了摆手,扯着玉鼎道:“你给我说说,我现在迫切需要这方面的经验。”

玉鼎缓缓摇头道:“没有。”

“上千年了,一次都没有?”

“反正我是没听说过。”玉鼎伸手拿了颗红枣丢进嘴里嚼了起来,待吃完,将枣核吐到一旁的草丛里,悠悠道:“怎么?看上我那徒弟了?”

“不是。”猴子咽了口唾沫道:“大业未成。不谈儿女私!”

“不懂。”

“好吧,不懂就不懂。你个老处男。”猴子叹了口气,摇头道:“这种事,你们修悟者道的如何会懂?”

玉鼎真人瞥了猴子一眼:“少给我装圣了。你个小处男。”

猴子原本就红的猴脸红了:“你怎么知道的?”

“原本不知道,现在知道了。还真猜中了。哈哈哈哈。”

猴子哼笑了一声,瞧着玉鼎说:“我现你也很狡猾啊。”

“我都活了几千年了,活成这样已经够寒碜,若是连点心机都没有,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所以啊,你根本就不是被我强迫的,根本就是你自愿帮我研究的。”

“这话你可别乱说啊!”玉鼎真人瞪大了眼睛指着猴子叱喝道:“我这顶多算半推半就,绝谈不上自愿。”

“总算说了半句实话了。”

“不过,我还真想看看你能倒腾成啥样。戬儿拿他们没办法,希望你能有办法。不过你好有心理准备,天庭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别的人我不知道,我那师傅……总之你自己小心。”

猴子默默地端起碗,朝着玉鼎真人示了个意,一饮而尽了。

也随着猴子干了一碗,玉鼎真人悠悠叹道:“戬儿和婵儿跟天庭死磕我还能理解,可你呢?你是什么想法我至今不太明白,为妖搏一条出路?”

“算是其中一桩心事吧。其实也是为自己搏一条出路,我也是妖,别忘了。”

“你要出路简单,你回斜月三星洞就成了,须菩提庇护自己的门徒,天庭也还不至于要指手画脚。就好像你那八师兄凌云子,他不就收了一堆妖怪徒弟吗?天军恨归恨,只要他不过火,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猴子只淡淡一笑,没答话。

真是这样吗?如果自己真只是一只普通的石猴,或许这样真的行得通。可事实不是。

若是把天道和太上老君那档子事一并扯出来,指不定不用到明天玉鼎真人就收拾细软跑路了。

至于那位师傅,自己在他的棋盘上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至今未知。也许只是一枚用来牺牲的棋子罢了。

何况,还有一个雀儿的复活问题。

“不管了。”猴子伸手提起酒坛子,将两个碗都满是,道:“总之谢谢你,我自干三大碗。”

说罢,端起碗就饮。

“你这猴子,今晚总算说了句人话了。哈哈哈哈。”

折腾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耍了小心眼的分蟠桃,终也没按着猴子的想法分,好在终的结果也不坏。

只是之后接连好几天,猴子看风铃的眼神都有些闪烁,就好像犯了错的孩子一般。那心里一直有什么东西梗得慌。反倒是风铃坦荡荡的,一切如常。

至于杨婵,原本冰冰冷冷的态度的态度不见了,虽然与猴子也没原本联系那么紧密,但好歹是改善了些许。

除此之外妖怪们继续兢兢业业。敖听心继续悠闲自在,玉鼎继续推三堵四,花果山的备战工作又是有序地推进了起来。

……

花果山外围。

伸手拨开绿叶,牛魔王注视着远处一望际的田野上来回忙碌的妖怪不解叹道:“他这是在干什么?耕种?呵。从未见过妖怪还要耕种的。”

蛟魔王从牛魔王的身后探出头来。仔仔细细地瞧了那田野好一会,指着其中一处道:“那些。应该是灵药。”

“灵药?”

“对,应该是一种炼制丹药的主材。先前去五庄观的时候有见过,具体叫什么名字就不知道了,不过应该不会错才对。”

牛魔王微微一愣。蹙起眉头道:“那就是说,要么他们将种植好的灵药输送到其他地方换取丹药和法器。要么,则是自己有炼丹的悟者道妖修。”

蛟魔王摇了摇头:“看不懂。若说是种植灵药换丹药法器,就凭这些可种植的灵药谁会愿意与他换?可若说是自己炼制丹药的话……”

牛魔王哼地笑了出来,那眼睛顿时眯成了一条缝:“他疯了不成?”

自己种植灵药,自己炼制丹药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牛魔王还是清楚的。

先基本的。是需要悟者道修者。强大的悟者道妖修听都没听过,自己这么多年了,也就偶然见到一些能布布法阵的半吊子悟者道炼神境妖修罢了。要他们涉足复杂的炼丹领域,那简直是开玩笑。

至于那化神境的妖修。压根听都没听过。若说是有人类的悟者道修者倒是有可能。但什么样的理由能让一个人类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帮助一帮妖怪呢?

这其次,炼丹还必须要有广泛的炼丹材料来源。已知的广为人知的炼丹材料就有数万种,这些材料产自三界之中的各个角落,甚至有一些产自天庭。想部依靠自己取得,根本不可能。这就意味这必须要有广泛的渠道。

妖怪能有这种渠道吗?

若是真有这样的渠道,还不如直接弄丹药法器直接,何苦弄这些原材料折腾呢?

再说了,除了好像镇元子那种实力强到天庭都要斟酌三分的大能之外还有谁敢顶风作案跟妖怪交易?

何况,现在连镇元子也拒绝跟他们往来了。

至于那剩下的一个游离的大能须菩提,百余年前牛魔王也曾到访斜月三星洞,结果是连门都不让进。

并不是说须菩提排斥妖怪,而是斜月三星洞与其他修仙派别不同,他们本身就几乎不与外人交易,甚至与天庭的往来都极少。

说起来,关于那斜月三星洞甚少与外界往来却也能炼丹冶器的问题,倒是曾听说是因为他们手中有一套材料替换的图谱能将炼丹所需的材料种类尽可能缩减。

可那种东西除非把整个斜月三星洞的藏经阁劫了,否则谁也拿不到,这花果山,自然也不可能会有。

晕乎晕乎地想了好一阵,牛魔王奈摇头道:“这个美猴王,究竟是想做什么呢?难道他手中握有什么特殊的资源不成?”

实在想不明白,两位魔王只得悄悄将脑袋缩回树丛里。在他们身后端坐着的,是鹏魔王。

低头抬眼瞧着牛魔王,鹏魔王缓缓说道:“这两天南天门舰队的动静颇大,看形,是又要有大动作了。完啃下东胜神州之前他们不大可能会前往南瞻部洲,而东胜神州现在只剩下花果山这根钉子,所以依我看

,八成是要进攻这里了。”

妖王们顿时都沉默了。

许久,牛魔王缓缓攥紧拳头道:“这个花果山的美猴王极可能掌握了某些资源,若是能掌握,说不定是个翻盘的机会。这个机会,我们肯定是不能放过的。所以,绝不能眼睁睁看着它被南天门攻陷。”

“依我看,咱们不如来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蛟魔王开口说道。

湖北市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权威癫痫医院
镇江性病医院费用
黔东南州人民医院
贵阳长峰医院在线咨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