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其实我们并不那么在意隐私

2019年03月04日 栏目:体育

其实我们并不那么在意隐私 当我们进行络活动时,不可避免地留下信息与记录。即便这些数据有被他人获取的风险,我们依然不为所动 其实我们并不那么在

其实我们并不那么在意隐私 当我们进行络活动时,不可避免地留下信息与记录。即便这些数据有被他人获取的风险,我们依然不为所动 其实我们并不那么在意。

从上次大量数据泄露的情况出现到现在过了不到一星期的时间,这期间似乎没有发生类似情况。络犯罪日益猖獗,不断地侵入像 Target 之类的大型零售商和摩根大通之类的银行,窃取我们的隐私,公开我们的财务资料。

络犯罪造成的损失非常巨大。根据络安全公司 McAfee 最近的一份报告估计,安全漏洞在全球范围内造成了超过 4000 亿美元的损失,而这还仅仅是一小部分。如果采用先进的算法对我们的数据加以分析,还能发掘出我们更多的信息。

然而令人好奇的是,我们似乎并不是很在乎。虽然斯诺登泄密事件让人们的担心到达了高峰,然而实际上我们一直对行业组织和政府机构近年来持续的警告置若罔闻。尽管斯诺登泄密事件一度沸沸扬扬,现在也基本已经偃旗息鼓了。为什么会这样?

隐私权的历史

虽然络犯罪的历史很短,但是我们对隐私漠不关心态度的历史并不是这么短。正如 Gregory Ferenstein 在 VentureBeat 中的报告所说,在互联出现之前,消费者相较信件更喜欢明信片,相较私人更喜欢合用。无一例外的,当价格和便利,与隐私相冲突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前者。

有鉴于此,

其实我们并不那么在意隐私

我们现在对维护自身隐私缺乏自觉的状态,并不值得十分惊讶。我们可以付现金,但为了便利,更喜欢刷信用卡。在浏览器上安装广告拦截插件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很少有人这么做。我们可以关闭浏览器的 Cookie,但是不希望因此反复输入密码并失去个性化服务。

最近的皮尤调查同样反映出这种态度。我们非常清楚地知道,我们被政府组织、市场营销者、雇主、甚至熟人所监视着,但是我们基本不会去阻止。事实上,我们还积极参与,将信息分享在社交媒体上,「监视」上活跃的朋友和生意伙伴。

所以,我们虽然重视隐私,但是更重视其他东西。重视,毕竟是相对而言的。

(并不那么)邪恶的广告业务

并不只有勒德分子关心隐私问题。实际上,充分意识到危险的技术人员往往是最狂热的隐私倡导者。例如,Ethan Zuckerman 最近在 The Atlantics 上撰文称广告是互联的原罪。出自弹出式广告发明者的言辞,尤为掷地有声。

Zuckerman 解释说,他和他的同事们最初并无恶意,只是想开发一种让所有人获益的工具。然而不幸的是他们需要资金支持,所以他们不得不以此获取利润。而正是这样,才产生了如今令人厌烦的互联广告文化。

然而,正像我以前的文章中所说的,Zuckerman 的道歉实在没有意义。Zuckerman 和他的同事提供的服务是有价值的,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愿意通过广告向他们付钱。一般来说,营销人员为消费者掏的钱,比消费者为产品内容掏的钱还要多。

同时这里也存在着一个难题。技术确实有其弊端,然而危险的是我们竟然非常乐意接受。我们享受着大量个性化服务带来的好处,而不幸的是这就意味着被全方位监视着。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我们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斯诺登的愚行

在 9·11 之后最初的几天里,全球许多报纸都在头版刊登了惹人眼球的图文。上介绍的不仅仅是劫机者的身份,还包括他们的组织结构——谁是领导人,他们是如何联系的,他们的指挥系统的基本功能。

很多人呼吁要迅速进行判罚。20 岁的劫机者 Zacarias Moussaoui 错过了他的航班,被逮捕和定罪了;事件的主谋 Khalid Sheikh Mohammed 被逮捕,现在还关在关塔那摩监狱中。执法机关的工作广为称赞,但是没有人质疑犯罪者的信息是如何得到的。

事实上,他们的方法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关于如何对社交络进行分析以用于反恐,早在 2002 年 Valdis Krebs 就发表过一篇论文。2009 年,我(原作者)第一次撰文对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方法进行分析,而在去年我进行了更为详尽的分析。任何人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都能轻松了解。

然而斯诺登作为一个被高薪聘请的安全人员,当他窃取政府数千份文件逃到俄罗斯后,竟然被许多人当做揭发者而加以称赞。

隐私的价值

我们都享有隐私。我们喜欢回家后与家人和朋友交谈,喜欢谋求个人利益。我们希望我们的生活是自己的,能够自己决定想要做什么。大部分法律制度都承认这不仅仅是一种偏好,而且毫无疑问是一种人权。

然而,我们也希望得到外界所提供的机会:希望建立信用评级,这样就可以用更低的价格买到更多的东西;希望商户了解我们的喜好,使他们能够满足我们的需求;乐于沉浸在社交媒体中,因为这能降低社交成本。

正如谷歌公司的 Eric Schmidt 和 Jared Cohen 在《数码新时代(The New Digital Age)》一书中所说的,维护隐私需要越来越高的成本。不使用 LinkedIn 和 Facebook 的人可能将错过职业和社交机会。我们——包括我们的政府——对于没有络足迹的人感到更多的不是钦佩,而是怀疑。

所以,隐私并不值得我们花费大量精力去维护。但是,也许我们应该这么做,因为人经常直到失去才懂得珍惜。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