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法国报纸世界报财务危机广告新闻广告买卖网

2019年12月05日 栏目:教育

法国报纸《世界报》财务危机_广告_广告买卖纸媒的金融危机不只席卷了美国报业,法国《世界报》的财务危机告示这场危机对也开始吞噬欧洲的纸媒。

法国报纸《世界报》财务危机_广告_广告买卖

纸媒的金融危机不只席卷了美国报业,法国《世界报》的财务危机告示这场危机对也开始吞噬欧洲的纸媒。《世界报》危在旦夕,如果在近期找不到投资,它可能撑不过这个夏天。而问题的焦点是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法国投资人来投资或收购这个报纸,该不该把这个代表法国灵魂的报纸卖给外国投资者? 如果真的卖了报纸,随着新投资的进去,报纸是不是还会保持的独立性还是会受投资人的思想左右?

全文以下,原标题:《世界报》寻求财务救世主

1944年,巴黎获得解放。同年10月,贝尔伯夫-梅里(Hubert Beuve-Mry)秉承抵抗运动的精神创建了《世界报》,并许诺使其在政治、经济和道德上保持完全独立。

为了保护这些自由,和被给予了特别的权力,包括控股和有权解雇及出版商。

目前,有个消息在全球各大报纸上传得沸沸扬扬,那就是支持《世界报》独立性的三大支柱之一经济支柱将会倒塌。如果没有了经济支柱,那末拥有的许多特权也会消失

。因此对于这份全球知名的大报来讲,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世界报》常常批评全球的资本主义,可现在却已经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招标,寻找新的投资,甚至可能会在几周内就把和其他员工的控制权交给别人。没有新的资金,报社就不能印刷报纸和向员工支付工资,连这个夏天也撑不过去。

荣幸的是,有几位潜在的买家已出现。本月中旬,《世界报》的和主管将会进行关键的会议。报社、和经理会聆听买家的陈说,以了解那个买家更有可能保持报社的传统,并同时给予能保证未来发展的稳定性。

《世界报》的出版商埃里克佛托锐诺(Eric Fottorino)在接受一次采访时说:距离大选还有2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保持的独立性。如果挣不到钱,就没有真正的独立性。

尽管没有得到正式的竞标

,但是他补充道:我们的目标是具有多的可能买家。但是现在还不清楚未来的具有者到底有多么愿意维持《世界报》本来的样子。

在潜在的投资者中,口头表达了强的兴趣的是杂志《新观察家》(Le Nouvel Observateur)的所有者克劳德佩尔德瑞尔(Claude Perdriel)。

《新观察家》和《世界报》一样,都坚持稍显左翼的立场,这对报社的来说是好消息。但是佩尔德瑞尔也面临障碍,例如,分析家质疑他是否能募集到所需的资金,包括1亿欧元的初投资,来确保控股权和保证报纸的运营。

《新观察家》的出版商丹尼斯奥利文斯(Denis Olivennes)表示:如果我们没法得到一个盈利的公司,那末我们就不会做这笔生意。

佩尔德瑞尔的出现使其他潜伏买家都望而却步,其中包括瑞德集团(Lazard)法国分部总裁马修皮加斯(Matthieu Pigasse)领导的一个小组;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的联合创始人皮埃尔贝尔热(Pierre Berg,)和电信企业家沙维尔尼尔(Xavier Niel)。

分析家认为这些买家的金融手段比佩尔德瑞尔更加丰富,但是《世界报》中有人担心皮加斯、贝尔热和社会党之间的联系会威逼报纸的独立性。

一些外国出版商也表示自己正在关注《世界报》

,包括瑞士的荣格(Ringier)和发行了《共和国报》(La Repubblica)的意大利咖啡团体。

佛托锐诺认为自己其实不反对外国人具有《世界报》,这在法国和其他地方都是敏感话题。

《世界报》始终是一份非常欧洲化的报纸,他说。有人会想,如果大家共享了同样的敏感性,那么为什么不能交给外国人呢?

任何新投资者都会继承巨大的挑战,包括大约1亿欧元的债务。和其他法国报纸一样,《世界报》也在和高昂的印刷和发行开支做斗争,由于法国印刷工会的强势,报社根本没法掌控工会对商业的影响,这使问题变得更加严重。分析家认为这导致了法国读报人口较少。一些法国报纸基本依托政府补贴过活,还有一些报纸近已经被售出。

和其他地方的报纸一样,《世界报》在通过站产生收入方面遇到了问题,站本身在和印刷业务进行整合的时候就很不容易。《世界报》复杂的股权结构加深了站和印刷业务的分离,一名法国的出版商拉格戴尔(Lagardre)拥有《世界报》34%的股份。

拉格戴尔也具有《世界报》控股公司17%的股分,该公司控制着《世界报》、站和其他出版物,包括法国电视指南《电视全览》(Tlrama)。

拉格戴尔声称自己没有兴趣增加对《世界报》的投资。但是他没说自己会对外界投资做何回应。外界投资会稀释拉格戴尔在已经面临着巨大损失的领域上的现有投资的价值。

西班牙的发行商普瑞萨(Prisa)是另外的股东,其旗下具有西班牙的《国家报》。普瑞萨拥有《世界报》控股公司15%的股分。很久以来,外界都在猜测普瑞萨对取得《国家报》的控股权有兴趣。

但是任何竞标都可能会遭遇《世界报》员工的反对,他们担心西班牙公司不能削减开支。并且普瑞萨和《世界报》一样,都被债务压得直不起腰,这使其很难支撑起一次大型的收购。

如果《世界报》找不到新投资,那么就可能会破产。这会导致包括报纸在内的公司资产被分拆销售,但是分析家认为《世界报》终止发行的可能性很小。

供职于巴黎政策研究中心的蒂埃里达斯阿德(Thierry Dussard,)说:就像银行一样,《世界报》大得死不了,即使公司完全破产了,《世界报》还是法国的报纸。

假定《世界报》从眼下的危机中走了出来,那么还要解决浏览量和广告下滑的问题。在过去的10年中,报纸的发行量下降了大约1/4,目前仅刚超过32万份

,去年的广告收入下落了20%。

创始人伯夫-梅里的儿子皮埃尔-亨利伯夫-梅里在很长时间以内,都以忧虑的目光视察着《世界报》的发展,他说:只有人们浏览报纸,报纸才能生存下来,这是人们偶尔会忘记的事实。如果无人在乎一份报纸,那么它终就只能成为一个美好的故事。

去年,《世界报》改版了周刊。今年一月,《世界报》次任命了一名名为西尔维考夫曼(Sylvie Kauffmann)的女士作为首席。

《世界报》之前以重量级的政治分析闻名,现在的内容已经变得更加易读。故事也变得更加精炼。例如,《世界报》成功地打造了一系列包括法国足球明星在内的性丑闻的报道。

2003年,《世界报》的工作遭到了巨大的责难,近年来的改变也由此而生。当时,皮埃尔佩昂(Pierre Pan)和菲利普科恩(Philippe Cohen)出版了一部名为《世界报不为人知的一面》(The Hidden Face of Le Monde)的书籍,揭穿了报纸的傲慢和政治偏见。

当时的艾德威皮利内尔(Edwy Plenel,)在2004年辞职。三年后,长期出版商让-马里耶科洛姆巴里(Jean-Marie Colombani)成了谢绝续约的的的反抗的牺牲品。科洛姆巴里离去之后还受到了一些非难,人们认为他在包括收购《电视全览》在内的一系列的收购进程中,危及到了公司的独立性

科洛姆巴里和《纽约时报》洽谈了合作事项,内容是在《世界报》上以英语重印《纽约时报》的文章,双方合作于今年结束。然后《纽约时报》的文章以法文的方式出现在《世界报》的竞争对手《费加罗报》(Le Figaro)上。

佛托锐诺曾是。他认为一旦目前的经济危机被解决了,近的变化会使报纸回到正确的轨道上。他说自己将会在和新投资者的合约中保护和的工作。

他说:提供保证是很难的。但是我们要求他们考虑到公司正在进行深度重组,不要采取非常剧烈的措施。

《世界报》掌管股份的机构的总裁范科特(Van Kote)认为,们意想到自己将不能不放弃选择《世界报》的出版商的权利。他们希望保持选择首席的权利。他们也希望得到工作的保证。在过去5年中,在历经了数轮裁员以后,演播室里面的雇员数量减少了25%,现在只有270人。一些《世界报》有经验的,比如丹尼尔韦尔内特(Daniel Vernet),离开了公司。

在演播室里,们认为近几周的气氛由于几位潜在买家的出现,已经好了很多。《世界报》已经历了其他的危机。现在,将会被别人控股带来的震惊已消失,一些人正在期待新的机会。

范科特(Van Kote)说:这好像是书中的新篇章。我们是,不是商人。

相干媒体:纽约时报

新疆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宁波妇科医院哪家好
镇江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艾玛产前检查哪好
汕头做妇科哪家医院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