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马昌博人工智能并不会弄死传媒业

2019年03月28日 栏目:时尚

今天是11月8日,节。这是中国三个以职业命名的节日之一(教师、、护士)。几年前节的时候我写过一个专栏《既要政治日新,更要生活如常》,我说

今天是11月8日,节。这是中国三个以职业命名的节日之一(教师、、护士)。

几年前节的时候我写过一个专栏《既要政治日新,更要生活如常》,我说:我们总在报道这个国家的革新或奋起,却往往忽略自己的欣喜和忧伤;我们笔下总是“政治日新”,但我们身后,也应该“生活如常”。

但今天,我不想谈政治,也不想谈生活,我想谈谈未来。

在今年节结束的几天后,大腾讯将召开2016腾讯媒体高峰论坛,这个主题为“智媒元年”的活动,会讨论人工智能如何影响媒体。

这听起来有点悲伤,好像未来机器都比诸位同行更会写稿子。而我,则应主题为“智媒元年”的2016腾讯媒体高峰论坛的邀请,作为“带盐者”之一,谈谈我对“智媒”的看法。

既然被选为了新媒体潮流的代表(从鹅厂这个选择可以看出你们真的很有眼光,嗯,请自觉脑补周星驰腔调),那我必须客观地说:作为一个新媒体从业者,我高声欢呼“智媒”时代的到来,但我笃定地认为,“智媒元年”并不是媒体尤其是媒体人的“是仓皇辞庙日”,而恰恰是“失去的只是锁链而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

以上为编者按。

我知道在新媒体没有人会正儿八经地用“编者按”这个严肃的词,离开传统媒体5年了,我也是次用。因为在某些时刻,郑重,总是具有以尊重为感知的仪式感。

每个出身的人都喜欢假设自己处于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否则就觉得自己的职业没那么有意义。

我更年轻的时候,就这样虚幻地去想。

现在,我不那么年轻了,也更不喜欢虚幻,所以我确定,一切的激动人心都不是职业的虚幻,而是正在发生的历史。

转折的有点生硬是吧?

因为连络背后的一条狗都知道,这是个转折的大时代。

狗会思考当然并未实现,但络或者说络之中的这台电脑可以跟你一样思考却是越来越逼真。

比如过去两年我的同行们都在兴奋地报道机器人代替了,一分钟,甚至30秒就可以写成一篇很像样的稿件,国内典型的是腾讯撰稿机器人Dream writer,这位机器人先生的作品写于去年9月,名为:《8月CPI同比上涨2.0%创12个月新高》。

会写稿倒也没什么,关键是他们还没有拖延症,擅长做表格和计算,也没有情绪问题,24小时待命,而且不用涨工资……这简直秒杀了我所有同行的痛点。

每每看到这种我都不理解报道者背后的亢奋——话说你还不如一个机器,开心地做自己的掘墓人虽然格局高远,但总让人感觉有点光怪陆离的莫名其妙。

没错,读到这里你能看出我淡淡的不以为意,甚至背后的暗含讥讽。

可我就是这么一个有所坚持的人啊!所以我必须再一次大声宣布我的观点:我现在双手双脚欢迎人工智能。

第二次转折的也有点生硬是吧?

因为人可以进化,当然,据说现在机器也可以,希望我速度不比它慢。

作为一个媒体经营者或者说内容创业者,如果从“系统”这个角度去考虑,你会发现,人工智能将帮助整个媒体行业进行“升维进化”。

事实上,这种进化早就有了多年的铺垫:作为媒体人,你应该还能想到短信让你实现了信息的即时发布,互联的普及让你从信息洼地游到了信息汪洋,智能干脆让你可以把所有人随时串联在一起,甚至让你成为他身体烙印的一部分,而人工智能此时宣布:按照辩证法哲学,我们要从量变到质变了,这次变的不是身体,而是头脑。

简单讲,人工智能已经打破了过去传统的内容生产和分发方式,将业态全部重新洗牌。比如,我可以利用人工智能去捕捉读者的喜好和逻辑,以前是我们生产什么,读者看什么;后来是读者想看什么,我们生产什么;现在我们甚至可以做到预测,我们算出来读者想看什么,于是就去生产什么。

现在像天天快报等已经在做这样的事情,甚至在你还没有意识到你会对某些信息感兴趣的时候,机器人已经你一步判断出来。

不要小看这一点生产原动力的改变: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内容的生产者和接受者都能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垂直精专的一小块,不必拿有限的精力死磕无限的信息洪流。

改变的不仅仅是内容生产,还有背后的整个媒体商业逻辑。

利用人工智能可以给用户分类定位,品牌商和广告主的广告投送也会更加。许多依托不同社交、游戏、门户站等平台做出的原生广告将越来越有意思,并形成大规模传播。有一个统计数字是这样的,原生广告的点击率比非原生广告高出220%,eCPMs也比非原生广告高出150%。国外的比如像Buzzfeed,它的一条原生广告的点击率是普通硬广的30倍。

渠道已经成熟,那么流量的分发就取决于内容,由此内容也成为流量入口甚至交易入口,而内容的价值也真正得以彰显。

这就是人工智能带来的商业模式的改变。

不仅如此。

我此前说过,现在是半专业或泛专业的时代。过去的十年中,年轻的城市知识人群越来越多,知识应用场景越来越频繁,按照心理学的理论,这是更高一级的“自我实现”的需求,它和娱乐一样是刚需,只不过来得比较晚,但是也更高端。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知识短板,一个量子物理学家对医药的了解,可能跟一个站差不多。所以,如何把专业的知识转化成低门槛的解释,就非常重要。举个例子,现在人人都在说大数据,实际上我们现在更需要的是把数据用一种简单明了的方式“翻译”出来,让大家看到这些数据背后的含义——是的,CPI上涨了,摆出一堆数据不如说,你常去的小店,一样价钱的红烧排骨套餐,排骨可能会比以前少一块;东北的经济萧条了,列出几年的数据对比也不如每个人都有的感受直观:不管你在全国各地的哪里,身边的东北人都越来越多了,因为青壮年人口大量流出。

而这一切的分析,都离不开越来越智慧的机器。

把高门槛的、冰冷的事实、数据和知识,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收集,分析并用低门槛的、有温度的形式重现,从而让更多人能够获取、懂得,这才是这个时代真正需要的内容,也是人工智能的妙处——它们明白如何收集数据,如何叙述事实,乃至分发,所以可以帮助我们在“解释”这件事上做得更好,而我所在的视知传媒就是在做解释或者说翻译知识的工作。

这些更加高端的智能化的信息,还将会以更前所未有的形式呈现——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MR混合现实(我知道提到VR很多人会要厌烦的吐了,但现在没做好不代表未来没前途,想想当初数码相机只有40万像素的时候吧),这些新科技的日益生活化之后,我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和体验又会有颠覆性的变化。

将来,

马昌博人工智能并不会弄死传媒业

我们可能用人工智能提供的数据,以及人工智能帮着营造的虚拟现实场景来更生动地向你解释:为什么有的女生来大姨妈会特别痛,而有的女生完全不会,它跟寒气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到底有没有关系。

而这一切,都将彻底改变传媒业的生态,让整个传媒业变得更广泛、更聪明、更细微入人心。

有人说人工智能之下,很多我的同行的岗位也必然会被取代——这是必然,但问题是,这不是取代,而是解放——你可以不用做一个机械重复的“人形机器”,而回归到媒体“人”的本身,做思考这件有人性的事情就够了。

所以,既然腾讯把我选为了新媒体潮流的代表(感谢鹅厂,从这个选择可以看出你们真的很有眼光,嗯,请自觉脑补周星驰腔调),那我必须客观地说,“智媒元年”并不是媒体尤其是媒体人的“是仓皇辞庙日”,而恰恰是“失去的只是锁链而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

因为媒体生产的内容产品是为人服务的,核心的价值和思想创造者也必然还是人——只有人,才能恰当地感知和解释人的世界。智媒重要的不是媒体或者机器自己如何聪明,而是在机器的帮助下如何让人更辽阔——让聪明的机器,打开人的认知边界和执行边界。

所有的人工智能都不会弄死传媒业,只会让它活得更逼格闪闪。这才是“智媒”正确的打开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