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38章_1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网络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38章南州机场,陈兴和萧国栋、周知进三人一起等着飞往京城的航班,在镇海市处理群众反对事件耽搁了几天,萧国栋和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38章

南州机场,陈兴和萧国栋、周知进三人一起等着飞往京城的航班,在镇海市处理群众反对事件耽搁了几天,萧国栋和秘书周知进两人要返回京城时已经是大年三十,正好陈兴要先到京城,三人就结伴同行了。

“你在家呆不了两天又得回南州了吧。”候机的时候,萧国栋随意的和陈兴聊着。

“嗯,大年初三值班,得赶回来。”陈兴点头笑道,“在家也就是呆个两三天,时间很赶,过个年都不能好好休息。”

“陈兴,那你就直接呆在南州嘛,好好休息两天,省得跑来跑去的。”周知进开玩笑道。

“难得在过年回家一趟,再累也不能不回去。”陈兴笑着摇头,“谁都避免不了这个家的情结,如果不是这样,这每逢春节也不至于有这庞大的返乡大军。”

几人说说笑笑的聊天打发时间,很快,陈兴就看到了一个自己不愿意见到的人也走进了休息室,不是兴安市的常务副市长王正是谁,陈兴看到王正,王正显然也看到了陈兴,神色微微一怔,见到陈兴身旁的萧国栋和周知进时,王正脚下略微迟疑了一下,随即还是面带笑容的走了上来,“国栋老哥怎么到南州来了,这是要回京城?”

“嗯,到镇海处理一点事情,你这也是要回京城吧。”萧国栋冲王正淡淡的点了点头,他对王正谈不上好印象,只感觉这人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喜欢背后阴人,萧国栋对此很是反感,也就张明和王正关系较好,两人也才有过几次来往。

“不错,今天都大年三十了,赶回去过年。”王正笑了笑,转头看向陈兴,笑着问了一句“陈市长,你这是要去京城?怎么不是回江海?”

“怎么,我就不能先去京城?王市长这话可问得有些奇怪。”陈兴嘴角微微撇了一下。

“也是,看来是我多话了。”王正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不再理会陈兴,同萧国栋点了下头,“国栋老哥,到了京城,有机会再一起出来坐坐,我到那边坐,就不打扰你们了。”

“好的。”萧国栋略微颔首,两人的交情再一般不过,他也懒得特意跟王正虚以委蛇,说句难听点的,王正还不够资格让他特意去摆笑脸,在别人眼里,王正的身份是够惊人了,堂堂副总理的公子,绝对的高干子弟,但在他萧国栋眼里也没啥了不起,除了中央那几位常委的家属后辈,还有硕果仅存的老一辈革命家的后代,萧国栋根本就无需去刻意结交谁,何况他志不在仕途,现在走到这个地步,萧国栋也没啥追求的,他本人在核领域也是专家,比起头上的官帽子,萧国栋对核技术的关注和应用领域更感兴趣,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国家的核技术水平能够真正的跟美俄两个核大国比肩,这是他毕生的追求。

“这个王大少还够高傲的,也不知道王家怎么会把他放到南海省来呢。”周知进见王正走了,这才小声嘀咕了一句,刚才王正并没跟他打招呼,周知进并没啥不满的,两人毕竟不认识,不过他相信王正肯定是知道他这个周家嫡系第三代的,之前没交往过,王正也就不跟他打招呼,并且连正眼都没瞧一下,由此可见这王正的性格了,周知进一下对这传闻中听过的张大少的印象直线下降。

“目中无人惯了。”萧国栋往王正的方向看了一眼,“至于王家怎么会把他放到南海省来,这还真不好说了。”

萧国栋说着回头看了看陈兴,“陈兴,不会是王正故意要来南海省跟你竞争一下吧,我记得这王正当时追张宁宁也是追得紧,在京城的高干圈子都出了名了,最后被你小子抱得美人归,说不定这王正还真的是来南海跟你较劲呢,要不然你说他来南海干嘛,凭他老爸的能力,他哪个省份去不得,到华东那几个发达省份可是比来南海好多了。”

“萧哥,你这问我,我就更不清楚了,谁知道王正跑南海来干嘛。”陈兴笑着摇头,“他一来就给我找麻烦倒是真的,本来省里的石化产业基地都要落户我们市里,结果他一来就横插一杠,现在都出现变数了,为了这事,我还头疼着呢,今天到京城去,张二哥说是给我引见中石化的老总,到时候看能不能对省里施加一些影响。”

“是嘛,那看来他来南海还有可能真的是冲着你来的,瞧瞧,一来就跟你抢政绩,还真被我说中了。”萧国栋低声笑道,脸上的神色颇有些幸灾乐祸,几人说话的声音都不大,王正就坐在不远处来着,他们也不想说话被王正听了去。

“等下上飞机,希望座位别离得太近,要不然一路上岂不是要郁闷死。”陈兴笑道。

“你不用管他,咱们坐咱们的,就当没看见就行了。”萧国栋笑道。

三人又聊了几分钟,休息室内的显示屏也提示航班到达了,三人便拿着登机牌上机,王正似乎也不想跟几人挤到一块去,刻意等几人先登机后才不急不慢的登机,不过几人的座位都是在头等舱,抬头不见低头见。

两个多小时的航班转瞬即逝,飞机降落在京城机场,张宁宁和张义两人早已将车子开进机场内等着,看到陈兴下飞机,就远远的招手。

“咦,怎么跟国栋表哥一起了。”张义看到陈兴身旁的萧国栋,很是诧异。

“可能是凑巧吧。”张宁宁也眯起了眼睛,那弯成月牙儿的一双眼睛透露出了她此刻愉悦的心情,已经朝前走了上去。

“哟,宁宁来接你了,咱们家可没人有这个待遇。”萧国栋看到张宁宁,打趣着一旁的陈兴,“啧啧,还真是女大不中留呀。”

“萧哥,说不定是来接您呢。”陈兴说着话,已经加快了脚步。

“我可没那个福气。”萧国栋笑着摇头,都快追不上陈兴的步伐,“看看,看到老婆就帮我这个萧哥撂在后面。”

陈兴笑了笑,这时候也顾不上萧国栋的调侃,笑着给走上来的张宁宁一个大大的拥抱,闻着张宁宁那特有的体香,陈兴心里暗道,还是抱着自己的老婆比较舒服,但为什么男人又偏偏抵挡不住外面的诱惑?

“国栋哥,你怎么跟陈兴一起了?”张义这时候也走向萧国栋,脸上愣是堆出了讨好的笑容,他对萧国栋这个表哥可是有点发怵,因为萧国栋为人正派,做事也比较严肃,不像他们兄弟俩那样乱来,在京城的高干圈子里,他们张家两兄弟也算是玩得比较疯的,眼下一看到萧国栋,一向无法无天的张义也老实得跟个孩子似的。

“我去镇海处理点事情,耽搁到今天,和陈兴一块回来了。”萧国栋笑着拍了拍张义的肩膀,“小义,你啥时候准备解决终生大事?可别让你爸着急。”

“国栋哥,这事不急,不急。”张义苦着一张脸,心说这大表哥每次碰到他都要提下他的终生大事,着实是把他郁闷得不行,这不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嘛。

“还不急,你看看你都三十好几了,这时候还不急,那要等到几岁才急?现在光棍那么多,男多女少,等你以后变成老男人,你就等着当老光棍吧。”萧国栋瞪了张义一眼。

“国栋哥,你说的没错,不过嘛,这现实还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国栋哥,咱可不用怕娶不到老婆。”张义嬉皮笑脸的说着,男多女少固然是没错,但有的人女人无数,有的人连个老婆都讨不到,这社会的资源总归是分配不均的,有钱有权的人占着这社会人口基数的少部分,但他们却享受着大部分的资源,张义作为根正苗红的红色子弟,张氏家族如今依然是顶尖的高层权贵,他这个张家子弟会愁娶不到老婆?

“哼,别整天跟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来往,赶紧找个正经的女人结了,结了婚有了孩子,你才能像个男人一样,懂得一个男人的。”萧国栋教训了张义一句。

“好好,我听国栋哥您的,一定赶紧找,赶紧找。”张义抹了把额头的虚汗,在这大表哥面前只能赶紧败下阵来,可怜他张二少交的都是名媛贵妇,在萧国栋嘴里就变成了乱七八糟的女人,张义心里那个郁闷就别提了,也不敢反驳,要不然等下萧国栋的说教肯定会轰炸得他不知东西南北,还是老老实实的顺着萧国栋的话为好。

几人说着话,张义就看到了后面的王正,嘴角微微一翘,“嘿,今天是怎么回事,你们都赶上同一趟航班了。”

“大年三十,都赶着回京城,碰到一起也不奇怪。”萧国栋回头看了王正一眼,轻声说了一句。

“张义,这是来接国栋老哥呀。”王正和张义打了声招呼,他慢慢的走在后面,本不想过来,但张义看到他了,王正也不能装着没看到,他跟张家两兄弟多少有点交情,虽然是和张义大哥张明的关系好些,但和张义也不是全无交情,这会也只能走过来。

“我和宁宁来接陈兴的,没想到国栋哥和陈兴一块,正好一起接了。”张义笑道。

“是嘛。”王正干笑了一声,张义明知道他不待见陈兴,此刻还故意这么说,委实是有些不给他面子,王正心里隐隐有些不爽,脸上也不能表现出什么,只是跟看过来的张宁宁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也不想再凑上去自讨没趣,昔日追求的女神成了别人的老婆,而且对他也不待见,王正此时站在这里端的是浑身不得劲,看到前头一辆刚停下的车子走下来的人,王正眼睛一亮,赶紧道,“少媛过来了,我就先走一步了。”

王正说完,立刻就快步离开,他可不想留下来给自己找不自在,少媛是他的妻子,全名是黎少媛,军方黎家的人,两人也才结婚不到两个月,算是新婚燕尔,只不过出去度了半个月的蜜月,王正就到南海去了,他不是个喜欢跟老婆黏在一起的人,有机会以工作的借口同老婆两地分居,王正是巴不得有这样的机会,要不然怎么在外面拈花惹草?老婆固然是好,但家花终归是不如野花香。

王正走到前头就挽着妻子的肩膀离开,也没让妻子过来跟萧国栋打招呼的意思,黎少媛跟萧国栋和张义等人可是认识的。

“那个就是王正老婆。”张义捅了捅陈兴胳膊,朝前努了努嘴。

“大晚上的,看不太清楚,再说他老婆是谁也跟我没半毛钱关系。”陈兴笑道,媳妇就在身边,他可没兴趣去看别的女人。

“黎家的人,嘿,王家为了寻找军方的助力,儿子的婚姻都成了交易的工具了。”张义撇了撇嘴,不过他也就是嘴上如此一说罢了,类似这种现象很普遍,很多高层的家族也都喜欢用这联姻的手段来保持家族的繁荣和传承,即便是他们张家也不能免俗,所以张义也知道自个没资格去嘲笑别人。

“这么说来,王正那老丈人最起码也得是中将吧?”陈兴好奇问了一句,心想要是个少将,王正父亲怕是看不上。

“嗯,是中将,而且下一批的授衔很有希望再多挂一颗小金星。”张义说道。

“哦。”陈兴微微有些震惊,上将,那可也算是一方人物了,最起码都是大军区一级的人物。

“只要没真正授衔,那就说不准,凡事都可能有变数。”萧国栋笑了笑,看了下时间,他还要赶回去吃午饭,中午可是说好了要陪女儿吃饭,对萧国栋这种家庭观念很强的人来说,对女儿承诺的重要性一点也不比工作低,催了崔张义等人,“好了,咱们也该走了,上车吧。”

“国栋哥,要到哪里吃饭,您决定。”张义在一旁笑道。

“你们自个去吃吧,我回家去,小沁可是等着我回去吃午饭呢。”萧国栋摇头拒绝。

“啧,国栋哥

,像您这样的居家男人,现在可真少见了。”张义砸吧了下嘴,也没再强求,他还想着中午和大表哥喝一杯来着,一听萧国栋的话,他就知道留不下对方了,转而看向陈兴,“陈兴,下午我给你介绍中石化的一个副总,你晚上也别急着走,今天就呆京城了,明天去给老爷子拜年,完了你要回江海再回去。”

“那好吧,明天给老爷子拜完年再走。”陈兴点了点头,心里颇有些无奈,他原本只是打算在京城逗留半天,提前去给老爷子拜年,傍晚就坐飞机回江海,大年三十晚上,他是打算和父母一块过的,不过张义这么说,他也没办法拒绝,想来身旁的妻子也希望他大年三十能留在京城过年,结了婚的男人,每逢过年过节的也就是这点不好,是在自家过还是在妻子娘家过,这也不知道闹出了多少家庭矛盾。

车子在公路上奔驰着,陈兴不时和张宁宁说几句,两人不经常在一起,感情反而是更好,小别胜新婚,这话一点不假,陈兴也很享受这在一起的时刻。

不经意间转头看向窗外,道路两旁的一些大厦上,巨幅电视屏幕正在轮番播放着广告,陈兴看到其中一条广告时,微微一怔,正是跟他有过关系的张馨,张馨这半年多来的名气越来越大,已经跻身成为一线女星,就连陈兴这种不关注娱乐的人也听到不少,路面上没少见张馨的海报和广告,陈兴心里暗暗感慨,这女人想上位,还真得不择手段,这张馨现在还时不时的会给他发几条嘘寒问暖的短信,就算是他经常不回,对方也很有耐心的坚持发着,陈兴着实有些佩服这个女人的耐力和心计。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