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宋楚瑜回想父亲宋达难忘那一口麦片香

2019年11月19日 栏目:汽车

宋楚瑜回忆父亲宋达:难忘那一口麦片香宋楚瑜在竞选省长的时候,曾不讳言说,毛泽东也是他们湖南湘潭人,但毛泽东这个湖南人,和他这个湖南人是大

宋楚瑜回忆父亲宋达:难忘那一口麦片香

宋楚瑜在竞选省长的时候,曾不讳言说,毛泽东也是他们湖南湘潭人,但毛泽东这个湖南人,和他这个湖南人是大不一样;宋楚瑜这一生,相当自负身为宋达之子。宋达的一生影响宋楚瑜至深、至广

。宋楚瑜个性木讷、寡言,平常很少向人谈及私事,但在宋楚瑜的口中,却可以时常听他谈到,“我父亲如何、如何”

宋楚瑜的父亲在14岁

,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只身由湖南的乡下到青岛投效海军,并由一个三等兵做起,奋斗一生。宋达传给宋楚瑜几项宝贝:是他的严谨;第二是他的好记忆力;第三是他要求完美、事事的好榜样;再者则是湖南人的忠贞性情。这也是造就宋楚瑜在政坛独特的风格。

宋楚瑜父亲的严谨、清廉操持,令他印象深入,因此当外界向他乱扣帽子,他就会大发雷霆,他认为他们宋家是一路苦过来的,他的成长过程中也从来没有特权,读初中他念的是成渊中学,他父亲没有送他去念再兴;考大学他也考过两次,他自认,他和父亲都是靠着努力一步步爬上来的。

如果与其他可能的中生代接班人相比,他既不像连战和吴伯雄,有先祖遗留下的庞大财富,也不似陈履安备受陈诚父荫,他反倒像许水德和许信良一样,是穷人的子弟。因为父亲是军人的关系,再加上他们家有六个兄弟姐妹,所以宋楚瑜儿时的生活,是十分清贫的。他穿的衣服、裤子都是由爸爸的军衣裤改的,连袜子也是把黄色的军袜染一染,再拿来穿的,有时候洗多了,色彩褪掉了,还是一染再染

,再继续穿。

宋楚瑜小的时候,父亲身体不好,他的母亲往往会煮煮麦片、打个蛋,为父亲补补身体,但他的父亲总会留几口,给六个兄弟姐妹中乖,或是考试成绩的一个吃。直到目前为止,宋楚瑜都忘不了当时那一口口麦片的甜蜜滋味。

除穷以外,在士林眷村长大的宋楚瑜,童年生活与一般的乡下小孩没有两样,他除也会蹲在地上打纸牌、玩弹珠,同时也挖过番薯

,并与一群孩子列队在水田里挖“荸荠”。宋楚瑜小时还迷恋漫画书和历史故事,诸葛四郎、张良、关公,都是他心目中响当当的人物,直到现在为止,士林一家漫画书店的老板“老赵”,都还对他念念不忘,即使当了局长,宋楚瑜每个礼拜天,还常穿件茄克,和太太陈万水在漫画书店流连忘返。从政的宋楚瑜,性格中不乏纯真的一面。

宋楚瑜在政大以名的成绩毕业,在同辈中开始崭露头角。毕业后即立刻出国进修。在美国读书的那段日子,连刚认识他、后来做了他太太的陈万水,都觉得当时的宋楚瑜好可怜,他不仅住在朋友家,还打零工赚钱。陈万水说,宋楚瑜这一生痛恨的就是洗盘子,每一次同学聚会,跟他住的朋友切葱用一个盘子,装别的又用一个盘子,令负责洗盘子的他痛苦极了,所以这一生,宋楚瑜感念的,恐怕就是她替他介绍一个不用盘子、而在图书馆打工的机会。

陈万水觉得,她这一生没有嫁错人,遗憾的是,宋楚瑜从了政,令她有过一番挣扎。当夫妇共同在国外打拼苦了八年,有一点小小的成就,而她也有了稳定的工作,宋楚瑜却执意要回国从政。宋楚瑜认为“政治是管理众人之事”,所以他在拿到柏克莱校区政治硕士、美国天主教大学图书管理学硕士,以及乔治城大学政治哲学博士的半年前,就由时任局长的钱复力荐给经国先生担负英文秘书。

宋楚瑜在美国打工赚钱,到临回国前,已小有成绩,他那时已可拿到4000元美金,回国后到行政院上班,虽然上下班坐的是公共汽车,但他已有能力买皮沙发了。宋楚瑜两夫妇刚回国的时候,心里还是蹦蹦跳,由于当时对未来没有把握

,不知道选择从政是不是正确;另外,即使宋楚瑜到了政府机关工作,生活还是相当苦,那时候,宋楚瑜在行政院天天吃白带鱼和山东大白菜,当时的宋楚瑜就是个“工作狂”,有时候忙了一天回家,连太太跟他说话、问他要吃甚么,他也听不进去,这让宋太太次觉得,宋楚瑜不再是她一个人的.

云南好的治疗妇科病医院
福州去哪里治疗癫痫病好
青海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成都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北京丰益医院刘安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