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天才相士 第1164章 出陵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军事

天才相士 第1164章 出陵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阅读。没了付承光和李三的阻挠,一路上的机关诸人也早摸得门清,再加上修蛇也已经被林

天才相士 第1164章 出陵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没了付承光和李三的阻挠,一路上的机关诸人也早摸得门清,再加上修蛇也已经被林白收服,不死药也顺利取出。诸人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只觉得神清气爽。

但可惜的是,不管张三疯和秦九爷他们是好话説尽,还是恶语相向,威逼利诱。这药娃娃都像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般,连一星半diǎn的甜头都不给他们。

看着药娃娃那得意洋洋的表情,张三疯恨得是牙痒痒,恨不能马上将xiǎo黑猫凭空揪到此处。若是有那xiǎo家伙在,依着它雁过拔毛的性子,而且xiǎo黑猫又是化形阴灵,阴阳相克之下绝对能治得这药娃娃服服帖帖,别説是吃它一diǎn甜头,就是生吞了它都不是没有可能。

有病得治,道爷我先给你记着这笔账,等等找到xiǎo黑猫,再让你尝尝道爷的厉害!张三疯火大之余,不紧捏着拳头,肚内腹诽不止。但刚一转念,却又想到xiǎo黑猫是个习惯吃独食的主儿,而且还护食得厉害,若是被它遇到药娃娃,怕也是连根毛都不会给自己留下。

想到这,张三疯愈发得头疼起来。看着张三疯抓耳挠腮的模样,林白焉能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不禁摇头苦笑。不过以后若是xiǎo黑猫和药娃娃这俩活宝碰到一起,再加上无风不起浪的张三疯,恐怕也是一场不得了的麻烦,绝对会让自己头大无比。

不过xiǎo黑猫如今远在澳门吃香喝辣,而药娃娃要治愈陈白庵之后就要留在尘封之地,想来这俩活宝碰面还得要一段时日,自己现在倒是在杞人忧天。

边想边走,一阵冰冷的水汽扑面而来,将林白从沉思中惊醒,他不禁甩了甩头,将纷杂的思绪抛在脑后。如今那鬼鬼祟祟的真师不见影踪,危机遍存,思虑这些xiǎo节实在没用。

“嘶撕……”修蛇虽然只剩一只独眼,但嗅觉却变得愈发敏锐,闻到了林白等人的气息后,裹挟着腥风从水中钻出,扑到林白跟前后,在他裤腿磨蹭不止,一幅服帖表情。

看着这原本凶神恶煞的凶物,如今变得如此温顺,诸人不禁啧啧称奇。

看着修蛇的模样,林白心里却是不禁生起一丝隐忧。被付承光和李三这么一闹,再加上真师的兴风作浪,恐怕进入始皇陵寝的方法已在奇门江湖传的沸沸扬扬,无数投机之人势必会前往此处。始皇陵寝的发掘,也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自己很有必要提diǎn一二。

而到那个时候,修蛇的去处就要变成大麻烦,以这家伙的身量,不管去哪里都必定要引发世俗的侧目,被人发现的话,肯定是关进动物园,或者是送去科研机构研究的料,若是它因此再闹出个什么伤人的事情,那事情可就更不好办了。

“虾有虾道,蟹有蟹路,修蛇也有它自己的路。你大可将我们的去处交代给它,它自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此处赶往那里。”许是看出了林白的忧虑,药娃娃嘿然一笑,颇有些自矜道:“你们这些凡胎的生灵,怎么可能知晓我们这些为天地所钟灵之物的能耐……”

林白嘿然一笑,也不和药娃娃争辩,伸手拍了拍修蛇的脑瓜门,笑眯眯将尘封之地的位置讲于他之后,沉声道:“恐怕最近始皇陵寝内不会太安宁,你要守好此处,若是有那来意不善的人,尽管驱赶,但轻易不要伤人。你的吃喝,我会让人放于暗河流入此地。”

“嘶嘶……”修蛇闻言蛇吻撕嘶有声,蛇头上下晃荡,颀长的蛇尾更是摇摆不止,http://92ks/12105/拍得水面啪啪作响,如同xiǎo孩子在用肢体语言来表达心中的欢乐一般。

它本就是上古遗种,存活多年,也稍稍有了些灵识,如今见林白能够毫发无损的从始皇陵寝的危险中走出,更是能让化形的不死药跟随。之前的敌意,如今已烟消云散,而且它觉得这极可能是自打从蛋壳里出来后,自己遇到的一场最大的造化,若能把握好,前途无量。

这憨货,就那么一diǎndiǎn甜头就被收买了,真是侮辱了上古遗种的名头……看着修蛇的模样,药娃娃脸上露出一抹哂笑,似乎极为不屑修蛇的举动,不过眼中的神光却是闪烁连连,而且望向林白的目光中,之前还残存着的那股敌意显然是减弱了许多。

虽説修蛇和不死药不是同族,但终究都是天生地养的灵物,而且他很清楚修蛇的凶悍,单看修蛇身上的伤疤,就能知晓林白和它之间是有过一场怎样的鏖战。但如今林白却能不顾前嫌,设身处地的为修蛇做打算,这份大度之心着实难得。

“药娃娃,怎么样,被我师弟高山仰止的人格魅力折服了吧。”张三疯眼珠子乱转,看到药娃娃眼中的惶惑之色后,嘿然道:“不如你再放diǎn血,让我们这些高山仰止的人尝尝。”

“这就算高山仰止吗,比起高贵如我的圣灵来説,还差得远呢!”药娃娃xiǎo手连连摆动,身子更是忙不迭的往后缩了缩,脸上带着嫌弃之色,逃离了张三疯能够触及的地方。

看着张三疯碰了满鼻子灰,灰头土脸的模样,诸人忍不住放声大笑。

横渡过暗河形成的巨大湖泊之后,等林白又跟修蛇交代了几句,诸人便重新踏上了那条生天之路,不过此时的心情和来时已是有着天壤之别。就连顺着暗河的水流凫水而出的那段过程,都没人觉得漫长,反倒是觉得极为轻松,似乎心中的重担已经放下。

“这就是外面的天地……”药娃娃从水下出来后,朝着四下张望了一番,面上满是惊诧之色,而后连连摇头道:“怎么得天地元气如此暗淡驳杂,透着一股子污浊的感觉。”

听到药娃娃的话,林白心中也是颇有些感慨。诚如药娃娃所説,随着人类科技文明的发展,虽然生活变得愈发便利,但人类赖以生存的这片天地的负担也越来越重。科技和工业带来的污染,也在悄无声息的改变着这方天地,再不复之前的清明。

“虽然现在如此,但以后应该会有改变的时候。”林白苦笑着摇了摇头,回应了药娃娃一句后,然后转头看着唐家两兄弟,正色道:“唐成、唐重大哥,如果你们相信我和九爷,这不死药我就先带走,等到炼制出丹药后,我必定送你们一颗,挽救么仔的性命。,,

林白这么多年在奇门江湖打拼,也早是察言观色见微知著到了人精地步的人物。他如何能看不出来,从看到化形的药娃娃开始,这两兄弟就有些兴致缺缺。

尤其是在林白説出要把药娃娃带走的时候,他们的脸色更是变得极为难看,尤其是唐重神色变幻不停,嘴唇翕动,若不是唐成在旁不停以眼神告诫,怕是早就开口质问自己了。

不过对于这两兄弟的心情,林白也是十分理解。他们和自己一样,都是急着救人,如今自己的态度就像是忘了他们的事情一样,这如何能叫他们心中大石落下。

若是拼死拼活进了始皇陵寝,最后却是什么都没捞着,家里的后辈也因为救治不及时而亡的话,他们两人如何能释怀。能够忍耐至今,恐怕也是因为在始皇陵寝内跟随自己出生入死一趟之后,对自己的为人略有信心,林白如何能让这两兄弟的心思落空。

“那就多谢林老弟了。”唐成闻言大喜,冲林白拱手致谢后,疑声道:“不过恕我冒昧再问一句,幺仔如今的情况极为危险,不知道林老弟你什么时候来能把丹药给我们送来”

“有那块玉玦的生机滋养,按照你们説的情况,至少能保证他一个月内性命无虞。”林白沉吟少许之后,沉声道:“丹药我会在一个月内给你们送到看守骊山的郑胖子那里,就算我被事情牵连,有所耽搁,也会如期将东西交付给你们。”

“大恩不言谢,如果幺仔能够好转,我们兄弟的命以后就是状元公你的!无论是刀山火海,还是地狱油锅,只要您有差遣,我们莫敢不从!”听到林白信誓旦旦的保证后,唐重也是一脸激动之色,双手抱拳,一揖到地,诚恳无比道。

“唐大哥这话就见外了,你我都是同生死共患难过的人,説这些委实见外。”林白见状急忙伸手将唐重挽起,然后道:“以后你我便如亲兄弟一般!”

“别説那些虚头巴脑的话了,若是大侄子没把丹药给你们送去,我秦老九就把脑袋摘了给你们兄弟俩当球踢。”秦九爷朝唐重狠狠的瞪了眼后,转头望着林白,陪着笑脸道:“大侄子,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你什么时候能带我去见见那位前辈”

武至先天,可説是秦九爷毕生的梦想,尤其是被林白那么一説

,他心里更是如同被埋下了一棵xiǎo树苗般,撩拨得痒痒得难受。如今在始皇陵寝内受了这么多磨难,更叫他觉得生命短暂,想要抓紧时间把握好现在,争取在有生之年,能够跨出那梦寐以求的一步。

“我説的那位前辈,便在我要带药娃娃去的地方,九爷你若是着急,此番就跟我们一起过去。”林白见状,不禁苦笑摇头,想到秦九爷看到无支祁时候的表情,更是叫他觉得不自禁就想发笑,“不过在去那里之前,我在骊山还有些事情要好好处理一下才行。”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